首 页网站建设软件开发综合项目新闻资讯招商招聘关于捷星联系我们
  • 服务电话
  • 13935597219
    15935516365
  • 长治微信公众平台开发
长治市捷星网络: 新闻资讯 行业新闻

知名互联网电商企业股价年内大跌

作者:管理员 日期:2021/12/23 【正文字号:

12月22日,据媒体报道,多位脉脉用户爆料,电商平台蘑菇街计划裁员,其中技术部门将裁掉80%,整体大概裁员30%。爆料称,蘑菇街技术部门调整后只留下三十余人,运维部门仅剩3人,产品岗则仅剩2人。对此,有接近蘑菇街的知情人士向《科创板日报》记者确认,裁员是属实的,主要为技术团队,具体比例不确定。

据悉,去年4月蘑菇街就曾裁员14%,人数高达140人。

实际上,蘑菇街这家小而美企业的困境,也是电商红海中众多腰部企业的缩影。在直播电商流量红利不再、合规化运营大背景之下,如何在竞争高度激烈的电商赛道找准自己的定位,也将是“蘑菇街们”面临的最大的生存困境。

时隔一年半,蘑菇街再度裁员

据界面新闻,一位知情人士向界面新闻透露,裁员情况属实,整体裁员比例大约在30%左右,但技术部门裁员比例超过一半,并没有达到80%。一位账号认证为“蘑菇街java工程师”的脉脉用户表示,“技术部缩水70%是有的”。

此外,有离职员工告诉记者,上周公司已经开始通知员工走赔偿程序,而在本周一,蘑菇街的一批老高管和HR建立了工作推荐群,群名为“mogu-互帮互助”。群内被裁员人士中不少是“技术大佬”。

图片来源:受访对象 界面新闻

另据财联社22日报道,根据离职员工的爆料,蘑菇街此次裁员有N+1或N+1.5倍赔偿。之所以对技术部门“动刀子”,张强(化名)向记者透露,此前蘑菇街整体上云,核心技术外包,因此对技术人员的团队规模有所调整。但技术部门裁员可能会影响修复能力等。

在张强看来,蘑菇街目前资金链并没有外界所言那么紧张,裁员的根本原因,还是基于团队和行业现状所做的应对。

这与2020年4月的蘑菇街裁员的背景相似。

彼时,蘑菇街创始人陈琪在内部信中表示裁员是正常的业务结构调整,是为了更加聚焦直播电商、优化掉非核心业务的人员。

至于裁员原因,陈琪在之前的内部信中强调:

蘑菇街目前聚焦电商直播业务,公司业务驱动力由流量采购驱动转向运营活动驱动。因此,因为历史原因,公司有部分业务模块与核心业务偏离,无法交付明显客户价值;新冠疫情对时尚消费市场打击巨大,消费者购买力以及商品供应链均受到严重影响。公司经营面临巨大挑战,需要聚拢资源,开源节流。

作为一家上市公司,有为股东创造利润的责任。

事实上,去年的裁员,陈琪还向员工承诺尽力提供高于常规补偿方案;也会为员工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包括合作猎头为员工推荐工作机会以及通过“蘑菇家”为离职员工解决具体困难等。

据蘑菇街张强透露,在该轮裁员结束后,高管曾表示蘑菇街将迈入稳定期,不会再大规模裁员。但在今年12月裁员之前,蘑菇街还是经历了几此小规模的裁员。

对于蘑菇街,陈先生认为,根本在于蘑菇街在被淘宝切断链接后,始终未能找到符合自身发展的定位。

连年亏损,股价跌近80%

实际上,蘑菇街遭遇的发展困境,也是电商红海中众多腰部企业的缩影。

据了解,蘑菇街是一个专注于时尚女性消费者的电子商务网站,成立于2010年,公司创始团队来自阿里系,最初以女性购物分享及导购社区著称。最初依靠分享穿搭等为淘宝导流,从中赚取流量或广告费用。据公开数据显示,2012年,蘑菇街每天能达到超5000万的浏览量,到了2013年,蘑菇街的日均浏览量突破7000万,用户数突破两亿,并且蘑菇街的交易转化率高达6%,而淘宝刚刚突破四亿月活。一时间,蘑菇街成为杭州炙手可热的独角兽企业。

2016年,蘑菇街与腾讯投资的美丽说合并成立美丽联合集团,同年,蘑菇街布局直播,之后被竞争对手赶超。2018年12月,蘑菇街赴美成功上市,证券代码为“MOGU”。

但上市之后,蘑菇街难逃亏损。2019年至今,蘑菇街处于连年亏损的状态,其中2019财年总营收为10.74亿元,亏损额为5亿元;到2020财年的总营收降至8.35亿元,同比下降了22.24%,亏损额则进一步扩大到22.38亿元;2021财年的总营收再次下跌,为4.82亿元,同比下降了42.25%,亏损额收窄至3.28亿元。

今年八月,根据2022财年第一季度,蘑菇街总营收降至9196.8万,同比下降了30.57%。亏损额收窄至9549.7万元。

此外,官方数据显示,其活跃用户数量仅超过3000万。

股价方面,截至23日收盘,蘑菇街每股报0.43美元,今年以来股价跌近80%,最新市值为5000万美元。

Wind数据显示,截至目前,腾讯依旧是公司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18.4%。创始人陈琪持股比例为12.1%。

转型直播电商

但留给蘑菇街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虽然一直亏损,但蘑菇街也在不断尝试新领域。从海淘到品牌特卖,到社区分享,再到社交电商、垂类电商,在接连错过好几个风口之后,蘑菇街最终选择转战直播电商。2019年,蘑菇街确立了“all in直播”的战略方向。

在过去的几年里,蘑菇街极度依赖直播电商。2021财年全年,蘑菇街的直播GMV占平台总GMV的比重达78.5%,蘑菇街创始人兼CEO陈琪当时表示,这意味着蘑菇街完成了业务的转型,实质上成为一家直播电商公司。

2022财年第一季度数据,蘑菇街平台总GMV为28.64亿元,其中直播GMV达26.00亿元,同比增长14.7%,环比增长15.8%。蘑菇街直播GMV在平台总GMV中的占比已增至90.8%。

财报显示,直播带来的佣金收入逐步成为蘑菇街主要营收来源。2022财年第一季度,蘑菇街总收入为9196.8万,其中佣金收入为6510.7万,佣金收入对总营收的贡献率达70.79%。

然而,热闹的直播业务并没有给公司带来营收的增长。2017~2021财年(上年4月1日~当年3月31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11.10亿、9.73亿、10.74亿、8.35亿、4.82亿元,整体呈下滑态势;净亏损分别为9.39亿、5.58亿、4.86亿、22.24亿、3.28亿元。

在难以形成规模效应的情况下,公司减少了研发投入。2017~2021财年,公司研发支出分别为4.18亿、2.89亿、2.36亿、1.71亿、1.03亿元。

显然,由于直播电商的资源与流量一直在向头部集中,而中腰部的企业分蛋糕的难度越来越大。

另外,从垂直品类出身的蘑菇街,始终面临着人群小众难出圈的问题。这也意味着,蘑菇街难以从外部获得流量。此外,即便是在蘑菇街内部,依然存在依赖头部主播的情况。

而此时行业的现状,对于蘑菇街也十分不利。在薇娅、雪梨、林珊珊等头部大主播相继因税务问题被封禁后,直播电商环境出现较大变动。

随着税务监管部门对于直播带货行业的税务情况监管的持续进行,以及仍未披露的部分信息,公众对于主播的信任也在不断降低,业内也开始反思直播电商的弊端……

据财联社,随着直播电商严监管的到来,蘑菇街仍未形成壁垒。在张强(化名)看来,去年裁员后,虽然陈琪曾提出盈利目标,还要在盈利基础上做的更好。但今年却再次迎来裁员潮,显然,单纯依靠直播这个赛道,蘑菇街离盈利依旧很远,或许留给蘑菇街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声明:文章内容和数据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编辑|程鹏 杜恒峰 王嘉琦

校对|何小桃

封面图片来源:视觉中国(图文无关)

每日经济新闻综合自财联社、界面新闻、中国基金报、公开资料


返回


友情链接长治做网站哪家好长治网站建设长治最好的网络公司长治软件OA定制开发网站SEO优化长治网页设计长治ASP、JSP空间长治建站价格
    长治装潢公司长治房地产长治网络运营长治电脑城长治婚纱摄影长治婚庆庆典长治旅游风景区长治政府机构网站长治网络营销
网站软件服务电话:139 3559 7219   159 3551 6365
在线支持QQ 客服:83494 8173   技术:35295 9444
All CopyRights2011-2016 捷星网络 jxwl.org cz-net.cn 
地址:长治市东大街与延安中路十字路口东南100米 晋ICP备18003335号